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轰出】山神的新娘子⑴

【轰出】山神的新娘子⑴

*山神轰轰X祭祀新娘久久
*很俗套的梗,与之相对应的也是低下的水平和瞎编乱造的一些东西【还有很多bug】
*有bug的话请一定要提出来😭😭😭
*本章2K
***贼OOC,是狗血的八点档剧情hhhhh
hhhhhhhhh让我笑一会hhhh我又双叒叕挖坑了,我就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填上😂😂😂
👉点击就有沙雕诺在线陪♂聊

———————————————————
白无垢是新娘子穿的。这是绿谷出久的先生在讲课时无意间提到的,别的孩子听过了左耳进右耳出转头就忘了,只有绿谷还一直记着。

他回到家拽着母亲的裙子问她白无垢是什么样子的,引子摸摸他的头说等到出久结婚那天就能看到你的新娘子的白无垢了。

可惜,还没有到那一天绿谷就披上了白无垢。

山神娶妻。封建的村民为了祈求平安,每十年都会由村里的祭司来寻找一个合适的女孩披上白无垢,再让几个村民抬到山上,和山神成亲。其实也不过是让她自生自灭罢了,那山上有不知多少豺狼虎豹,逃下去都很困难,更别说活下去了。去的时候新娘子的眼睛是要被白布蒙上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她看到道路。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见到过一个新娘子从那座山上下来。

就像白无垢寓意一样——新娘之所以穿著白无垢,是带有切莫出而又返的祈愿所致。

今年和往年都不一样,思想新进一点的女孩们都逃走了,而且,今年祭司挑选出来最合适的新娘子是个男孩——绿谷出久。

和绿谷一个先生的男孩们都嘲笑他,妇女们低声嚼着舌根,绿谷低着头听着这个祭司嘴里面的他不知道的祭祀词。这就是命。年老的祭司叹了口气,说了这么一句不明不白的话。

绿谷没有化新娘子的妆,只是简单地穿了件里衣,又披上了白无垢被送上花轿。

眼睛被蒙上了,感觉却变灵敏了。颠颠簸簸地走了不知多远的路,绿谷听见了树叶的沙沙声和流水的潺潺声,他知道到地方了。他听村里面以前送过新娘子的老人们说过,他们会把新娘子送到一处附近有小河的草地上,然后等他们走了之后新娘子就会从轿子里出来。因为进了轿子就相当于和山神有了婚约,是不可以见其他男人的,而那位老人也是因为年少调皮趴在石头后偷看新娘子和会发生什么事。一个披着白无垢的白发女人撩开轿帘从轿子里走了出来,因为前面就是小河她不知道该怎么过只好原地打转。他看了一阵后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就想回去,没想到他刚退后一步就看见一个戴着鬼面的高大红发男人把那个女人给掳走了,他被吓到了连滚带爬地跑回来了,从此也就再没有人敢偷看了。

那群男人离开的动静很大,过了一会坐在轿子里绿谷把眼睛上的白布摘下来适应光线,慢慢拉开轿帘,眼前就是一条小河。白无垢对八岁的绿谷来说有点重量,他提着裙摆下了轿子,走到了小河边。

想要去到河对岸就必须穿过小河,只是这条河太长了,长到看不到到哪里为止,想要过去就只能穿过这条河。

要怎么穿过去呢。绿谷蹲在河岸把一只手伸进去,被河水冻了个激灵。“噗”一个小石头溅起了一个小水波。绿谷抬起头,看到距离自己十几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年龄大概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孩子。

绿谷用手撑着地让自己站了起来走向那个小孩子。“你是附近人家的孩子吗?是迷路了吗?”男孩比他稍矮一点,绿谷走到他跟前蹲下问他。男孩没说话,只是摇摇头,用手指了指河对岸。“你的意思是能带我过去吗?”绿谷的眼睛亮了起来,过了那条河往山上走说不定能碰上人家,那说不定他就有救了。男孩点点头。

他稍小一些的手牵起绿谷的手,慢慢地走向河边,又一脚踏进了水里,绿谷被他拉得也进了水,却没觉得水很凉,甚至还有点暖和。过了小河他还是一直拉着绿谷的手往山上走,绿谷以为他是山上猎户的孩子也就安心跟着他了。

到了山上绿谷看到了和山下完全不一样的光景——山下还是夏天而山上已经是秋天了,山顶的树叶也已经都发黄了,落在了地上不少。而且,他也从来不知道山上竟然还有一座神社,神社前的柱子上还刻着不少他不认识发字。他还没有研究一下就又被男孩往神社里拽,一直拽到祭拜的大殿里。

男孩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药膏,绿谷不懂他的意思,他指了指绿谷的胳膊,绿谷低下头才发现白无垢被划破了一道口子,也划伤了自己的胳膊,应该是刚才上山时经过的那篇枯叶林时划到的。绿谷向男孩行礼道谢接过了药膏,把白无垢小心地脱下来涂抹药膏。

绿谷悄悄抬起头想看坐在对面的男孩却发现他已经不在了,不过这样绿谷也稍微松了一口气,他长这么大倒是竟然也在第一次同性面前脱衣害羞。当他重新套上那件白无垢的时候男孩从拐角处出来了,手里还端着一壶茶和一些果子。

绿谷道谢后没有立即就开始吃而且抬头看男孩的脸色,男孩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就点点头示意让他吃,绿谷这才放下心来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他才想起来,虽然他从山下走到山上走了不少时间但是趟过了水,水是温的,但鞋袜应该还是湿的才对啊,更何况之前他试水温的时候还是凉的。
细思极恐,他又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看男孩,男孩有着两种发色,也有着两双异色的瞳,左脸上有一块鲜红的疤,穿的像是生在神社的童子,可是这个神社应该很少人知道,这周围也似乎没有人的样子,倒也不像是猎户的孩子——该不会是妖怪吧。这个想法在绿谷的脑子里炸开,他止不住地开始发抖,被他吃了一半的果子也被无力的手摔倒地上。他听村里老人说山上不仅有山神还有一些专吃小孩的妖怪,有时候他们还会变成小孩子的模样装成迷路引诱上山的小孩,而他这种年纪的是妖怪们最喜欢的。

男孩捡起来了那个滚到自己腿边的果子轻轻吹了几口递给绿谷,绿谷没敢接。

男孩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像个年纪大了的人一样叹了一口气,说“我不是妖怪。”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