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绝非爱情

【胜出】绝非爱情①

*我爱挖坑坑💪ww

*人类咔X星际少年久久【都是编的千万别当真】

*一如既往的ooc沙雕恋爱文??

*很短,只有2.2K。上个周发过,回炉重造了,但依然很差劲,所以今天依然是搞笑博主,不好我再改【眨眨眼】

推歌小能手诺诺👉http://music.163.com/song/28819964/?userid=129079874十个加百列九个基了解一下hhhhh


——————当你看到前面这么多废话就该知道是我了qwq——————

“要是能和小胜一样就好了。”


爆豪晃晃脑袋,想把这个声音摇出来,天知道他每天都快要被这个声音烦死了。


“小胜小胜!”“闭嘴废物。”爆豪下意识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可少年却没有放在心上,谁让这又不是他自己的身体呢,继续“小胜小胜”地叫着。


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的,爆豪的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叫做“izuku”的存在,听声音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不清楚他的目的。爆豪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什么,他却似乎非常了解他,知道他叫什么,知道他喜欢什么,甚至还知道他的一系列癖好。


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喊了自己的名字,恐怕谁都会虎躯一震吧,尤其他叫的还是你的小名,羞耻度绝对max。


“小胜小胜我要吃炸猪排!”“小胜小胜!”“小胜……!”谁都不想自己的脑子里突然多出另一个思想吧。


这太诡异了。爆豪掏出了手机翻出了一个当医生的同学的电话准备打过去问问自己这是不是精神分裂的前兆。


上鸣看他非常自然地提着个袋子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招呼也不打一下就坐在了椅子上,把那个袋子随手放到了桌子上。


上鸣透过袋子微微看出是个盒子,他感动得要哭了,没想到虽然他们已经不经常见面了,爆豪的脾气还是那么臭还不爱搭理人,但他还记得给劳累了一天的高中好兄弟带午餐?


他正感动着,克制住了眼眶里闪动的泪光不流出来,想站起来和好兄弟好好抱一下就看见爆豪自顾自拆开了袋子取出了装着炸猪排的外卖盒,然后在上面疯狂加辣椒酱。


???塑料兄弟情??上鸣愣住了,嘴张张没敢说出来。然后他就冷漠地看着爆豪吃完了一整块炸猪排。


“那个……爆豪?”“干什么?”“你平时不是特别讨厌炸猪排吗……还说什么那么油腻的东西只有废物才会吃吧emm...”“闭嘴。”爆豪白了他一眼。


“哦……你的意思是你的脑子里还有另一种人格的存在?”上鸣瘫在椅子上瞟了一眼钟,他的午休时间不多了,他一会还要接待下一位病人呢。“对。”“那这样吧……我先给你开点稳定精神的药?你先回家吃着看看……”“我没疯。”


上鸣咽了口口水,他自然也是知道这位主儿要是伺候不好的话他的这家小诊所可就要关门了。


“可你现在的精神状况确实不太好啊……听我的,先…”“我再说一遍,我真的没疯。”“咳咳,那个,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病啊……”上鸣越说越小声,因为他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这位爷的脸色变黑了。“算了算了,上鸣电气你给我等着。”“喂喂!我还没有说什么啊?!”


爆豪现在很烦躁,因为脑子里的那个人又开始大声嚷嚷了,就连他妈在他成年以后也不多说什么了,他小胜长小胜短的,实在烦人。


“小胜小胜,我的老师说只要我可以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去了,小胜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这样小胜会开心一点吗?”“什么任务?”“老师没有说,他叫我自己领会。”“该不会是什么侵略地球吧???”“啊啊啊啊当然不是啦!我们星球的人都是热爱和平的!”“所以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小胜不要骂人啊!”


作为对“小胜”这个软糯称呼的回击,爆豪叫他废久,当然最初也被少年的抗议了一下,但被爆豪威胁晚上没有炸猪排之后就之后不说话。不过就算他什么都不说爆豪也知道他一定在瘪着嘴挽着胳膊,像个小孩子一样生闷气。


满打满算他们共用一个身体的时间也有两个月了,爆豪知道了少年最爱吃的东西是小孩子才喜欢吃的炸猪排,也学会用“晚饭没有炸猪排”这种理由来威胁他了,不过这个小废物还真信,甚至他已经习惯了这个整天叽叽喳喳的声音了。


俗话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把炸猪排当晚饭吃了一个多月之后——爆豪变胖了,他失去了他原有的八块健美的腹肌,只剩下了松松驰驰的一些肌肉。


然后他就只好去健身房运动了,一边在跑步机上跑还要一边听着少年跟自己讲他今天晚上想吃炸猪排,然后再被爆豪用“死ね”反驳回去。


再然后,禁不住诱惑鬼使神差地又买了油炸食品。


正所谓,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虽然每天都有高强度的健身训练,但在少年的诱惑下爆豪比之前更胖了一些。


最后少年也发现事情往自己不可控制的局面发展之后就心虚地再也不敢提晚上吃炸猪排的事情了。就连以前每次爆豪洗澡的时候,少年都会夸一下爆豪的腹肌的话都不说了,他怕爆豪会伤自尊。


然后已经被夸一个多月的爆豪听不到夸赞之后脸色更难看了。


“废久,晚上要不要吃炸猪排?”“不,不用了!小胜还是先把腹肌练回来吧!好想摸一下啊!”“???你刚才说什么了?”“没!没有!”


“爆豪,你可要比上次来的时候……壮了一圈啊…”上鸣没敢说“胖”这个字,在微微斟酌之后,委婉地用了“壮”字。“加大剂量,上次开的药我继续吃。”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前一天晚上他和少年还互相告别道晚安入睡,今天早上喊他的时候却没有人回话,以前都只有少年吵吵嚷嚷叫他的份,今天却安安静静的。安静到,甚至就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少年是否存在过。


“按你这么说难道不算好事?”上鸣有点糊涂,按理说病人觉得脑内的另一个人格逐渐消失应该是好转的迹象。“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叫你加大剂量你就只管开药就行了。”“这药可不能多吃啊……好了好了服你了,给你开,出了毛病毛病别找我。”


爆豪拿着一大袋药从诊所里走出来的时候少年说话了。他小声地道了个歉,希望能得到爆豪能原谅他早上没有和他打招呼,他感觉太累了就一直睡到了刚才。这个说法很含糊,不过听少年也没有想着解释的意思,爆豪也没有兴趣去过问别人的隐私,只好作罢。


“没事,走吧。”“去哪?”“回家。”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