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撒谎小孩

*是睡前的小故事

*魔法师咔X一撒谎鼻子就会变长的久久

*都是编的,没有逻辑,2.4K

*是不打tag自娱自乐的东西

*呜呜呜想要评论qwqqq【疯狂明示】

————————————————

爆豪胜己捡到一个小孩,在黑森林里面捡的,绿色头发绿色眼睛,很丑,发现的时候他还倚在一块大石头上呼呼大睡。

这一带的平民经常会遗弃不健全的孩子在黑森林里。因为他们知道,小孩子是走不出去这种被黑魔法笼罩的黑森林的。

爆豪本来是不想管这种事的,毕竟这在黑森林里每天都在发生。睡醒了的孩子看着眼前不熟悉的环境焦急地大喊着父母,却迟迟得不到回应,最后再被黑森林里的魔物给拖走。

这个小孩不太一样。他早上去黑森林边缘狩猎魔物作为明天的早餐,到了中午回去的时候,他看见这个孩子蹲在自己的小木屋旁打着瞌睡。一般的孩子是看不到他施了黑魔法的屋子的,除非他一出生就有着学习魔法的天赋,这一类孩子大多都会有一些异于常人的地方。

他有了一个想法,他要收留这个孩子。

丽日御茶子,一位优秀且与爆豪同届魔法学院毕业的女巫。当她来到爆豪家拿她之前无意落在这片森林的魔杖的时候,她看见了正站在高高的椅子上整理书架的男孩。

“这孩子以后一定是个幸福的人。”女巫总能对她所喜爱的东西做出祝福。她太喜欢这个孩子了,他的眼睛就像是她收藏在房间里的那颗绿宝石一样美丽,不,比那颗稀有的绿宝石更加耀眼。

爆豪“嘁”了一声,他知道这个女巫接下来想要说什么了。“爆豪君,这孩子不应该……”“大饼脸,这是我捡来的。”

他让男孩下来,站在自己身边。男孩只到爆豪的腰部,看起来娇小极了,丽日也愈发怜爱他。

“如果他能和女巫一起学习正统魔法的话,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她能看出来这个孩子有学习魔法的天赋,所以她也一定要讨过来。

“你让他和你们一群女人混在一起?还学习正统魔法?可真是笑死我了。”爆豪对她的言辞很不屑。“再说,难道黑魔法就要比正统魔法低级吗?我也一样能教他黑魔法,让他成为这片森林的未来主人。”

男孩听不太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能乖巧地倒了一杯茶递给笑得僵硬的丽日。

丽日顿了顿,“既然爆豪君也这么喜欢这孩子的话那我就不自讨没趣了,先告辞了。”她临走前还是舍不得这个可爱的孩子,男孩还站在门口冲她笑。

“你很喜欢她?”“嗯…不,不不!”男孩本来想顺着自己心里说“是”的,但是看到爆豪的脸色又赶紧变成了“不”。

下一秒,男孩的鼻子就变长了。

这个男孩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普通人。

他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去世了,父亲为了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就为他趣了一个继母。就像是所有故事里的那样,这个继母在他父亲面前就像是对亲儿子一样宠爱,背后却对他又打又骂。

这也导致了六岁了男孩还不会说话,周围的邻居们都在说这个男孩是被施了黑魔法,大家都知道,被施了黑魔法的人,除了施法发黑魔法师没有人能解开魔咒。这其实都是他的继母编出来为了让男孩更加自卑、更融入不进孩子群的一个谎话。

有一天男孩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父亲很高兴。他笑眯眯地问男孩“你的继母对你好吗?”男孩不敢说不,他的继母会打死他的,于是他说了“很好”。然后,他的鼻子就变长了。

这把他的父亲给吓坏了,他的继母也被吓住了,她害怕他的父亲会把他的话当真。男孩的父亲没有理会他的话,在看到他变长的鼻子之后就更相信邻居们传的“他肯定是被施了黑魔法”的传言了。在继母的枕边风下,他的父亲带着他来到了黑森林。

男孩被带进木屋的时候还很拘束,手一直抓着衣角不敢看这个比他高很多的男人。爆豪问他什么也不说话,最后是爆豪给这个瘦小的男孩用原本作为第二天早饭的食物做了一顿饭,他才说话了。

他说他叫绿谷出久。“这个名字太长了,我以后就叫你废久了。”绿谷有点不高兴,他能听出来男人话里的不耐烦,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词语。“听好着,爆豪胜己,这个名字你要记一辈子。”

绿谷喊他“小胜”。他懒得反驳了,虽然这个名字很难听,而且他也比他要大得多。

绿谷在他面前没有什么秘密,毕竟一撒谎鼻子就会变长的这个特点比什么严刑逼供都有用得多。

在偶然的一次,绿谷吃到了爆豪做的小饼干,从那之后他便时常请求爆豪做一些。爆豪被他问烦了只好随时用魔法做一点出来,并且警告他他今天只能吃一半,另一半看他明天的表现。说完之后爆豪就去睡觉了,他从一个单身黑魔法师变成了要养一个孩子的黑魔法师,每天简直累到趴下,甚至他自己都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老了,明明他以前爬三座山去上课连气都不喘一下的。

一半的小饼干真的很少。绿谷“咔嚓咔嚓”几下就吃完了,他看到爆豪似乎是睡着了就轻手轻脚地走进那个放满了各种各样颜色药水的厨房。

如果只是一块的话,应该不会被发现吧。绿谷有点心虚地这么想着,他小心地踮起脚尖从盘子里拿出一块饼干来。

“你在干什么?”爆豪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这个一手拿着饼干一手想去勾另一块的男孩。

“没!没有偷吃!”

最后当然是绿谷被爆豪惩罚着连续练习三天的魔法不准休息,并且不再允许他吃饼干这类食物了。

对于黑魔法师来说十几年一下子就过去了,甚至他们闭上眼睛,再睁开,整个世界就变了一个样。

不知不觉绿谷也长成了一个青年,他脸上的雀斑还没有褪去,也还是有着婴儿肥,爆豪有时还觉得他就是当年捡回来的那个小男孩。爆豪还是什么都没有变,非要说变了点什么的话,那就是他帅气的脸上有很明显的疲惫感,那是他为了照顾绿谷留下的。

绿谷已经不会再偷吃饼干了,也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的黑魔法,成为了这一片除爆豪外最强的黑魔法师。

在他考上爆豪的母校的那一天,不喜欢热闹的爆豪难得为他开了一个聚会。绿谷玩得很开心,一整天脸上都是红扑扑的,尤其是跟那个大饼脸说话的时候。

爆豪坐在角落里看着这个已经不知道多大岁数的女人和绿谷搭讪,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尤其是他冲着丽日笑的时候。

等聚会结束的时候爆豪已经喝了不少酒了,绿谷也是。

“小废物,喜欢我吗?”他拉住了收拾酒杯的绿谷,他想知道他的想法。

绿谷被吓得愣了一下。

“喜,喜欢小胜,是,是恋人的那种喜欢。”

男孩的鼻子没有变长。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