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恋爱先生 1461(3)

【胜出】恋爱先生 1461(3)
*一如既往的沙雕恋爱文
*被老妈催婚的咔X中了个性的久
*试图写一个短篇
*OOC
*逐渐偏离正题💔
*每晚八点黄金档更新

再忙碌的英雄也是需要恋爱的
(1)(2)(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敌联盟可不好对付,毕竟他们已经对抗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将他们击破。
女人离开之后,爆豪先打电话给了A班事务所在附近的几位同学。十分钟之后,丽日,饭田,切岛和八百万到了爆豪家楼下。
爆豪简单地跟四个人说了一下情况,八百万制造出一些装备,佩戴好只后五个人立即前往女人所给的地址——一个旧仓库。
丽日和八百万作为后援在仓库外支援,爆豪切岛以及饭田三个人分别从正门和后门以及窗户进入。
意外的,仓库里除了被绑着的还在昏迷中的绿谷,没有其他人。仓库里的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的,墙壁上有许多被红色油漆刷过的痕迹,加上窗户的不透明使整个室内的光线很暗,看起来十分诡异。
绿谷被绑在正中央,椅子是最普通的形式,周围没有任何杂物。这一看就是一个陷阱,但是没有人这一点,确实非常奇怪。
切岛使用个性,打着手势示意自己先过去。
切岛离绿谷只剩下不到半米时,一柄小刀从他的脸前穿过,险些划中他的脸。
听到闷哼一声的饭田急忙向窗外看去,丽日和八百万都已经倒下。
“呐...抓住小出久,可真是不容易呢。”渡我被身子从仓库上的屋脊上垂下。“各位英雄们,好久不见啦~”
黑雾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他的后面跟着死柄木弔。“你这个疯女人做的陷阱可真是幼稚啊。”
英雄和敌人,久违的又见了面。
“你们应该已经见到那个疯女人了吧,是我让他找你来。只不过这次来了这么多人啊?”手掌下的那双眼睛实在是诡异的恐怖。
“死柄木弔你到底想干什么?”饭田已经做好一会儿使用个性从椅子上救下绿谷的打算。
死柄木张张嘴想说什么,又被一旁的黑雾示意不要说话。
两面一直在僵持的状态,谁也不动。最后是急性子的爆豪先按捺不住,给了黑雾一发爆破。
饭田来不及责怪爆豪的冲动,就加入了战斗。
仓库外的八百万和丽日都有所清醒,从窗户里能看出里面的人正在交战。他们这种属于后方援助型的英雄,不宜进入。
“丽日,饭田他们一直将死柄木往边上引导,一会你把我漂浮起来,我进入救出绿谷。丽日你随时关注战况。”八百万制造出一副望远镜递给丽日。
八百万都没找到一切都会进行得这么顺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爆豪他们吸引了,咋就跟闹着玩似的。八百万满脸都写着懵。
然后八百万就把绿谷给带到了仓库外。
“???就这么顺利?”“虽然不敢相信,但确实就是这么顺利。”
绿谷的状况不算好,虽然没有伤,但是一直保持在昏迷的状态。丽日和八百万留下了切岛他们三人,带着绿谷去雄英找治疗女郎。
“他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可能还会昏迷几天。还有你们说的那个女人应该是当年杰士高中的女孩?”治疗女郎回头看了眼后面病床上的绿谷问八百万。
“我想是的,毕竟只有她才有那种个性。”八百万点点头。
“您能查出来绿谷他现在有中什么个性吗?”“看不出来,就像是上次的那个‘绿谷’一样,什么都查不出来。”治疗女郎摇摇头说。
“开始上次的那个可能是装的啊?!NO.1英雄可不能就这样啊!”丽日从绿谷人床边站了起来。
“丽日你不要激动,这我也无能为力啊,只能先看绿谷清醒后对精神状况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饭田三个人回来了。八百万因为事务所找她所以先回去了,进来的时候爆豪就看见丽日支着手肘坐在床边睡着了的样子。
“爆豪我先把丽日带回家了,绿谷就麻烦你和切岛照顾了。”饭田还是像上学一样打了几个不清楚意思的机械手势就把丽日横抱起公主抱回家了。
爆豪的心情有些复杂。切岛的心情也有些复杂,因为他不到该怎么离开这有点尴尬的场所。
爆豪他难道真的不觉得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吗???切岛的内心非常不知所措。
“那个...爆豪,刚才芦户打电话来让...”“你走吧,我自己陪陪他。”
那个女人真是麻烦。爆豪在椅子上坐下,忍不住用手去摸绿谷毛茸茸的头发。手感要比那个女人变化出来的好。
现在爆豪一想到那个女人还在自己的家里,睡过自己的床就感觉不舒服。
爆豪忍不住又薅了一把绿谷的头发。“唔...”绿谷闷哼一声。
“废久?!”爆豪伸手去小幅度摇他。绿谷没有醒,刚才的那一声也应该是潜意识中的条件反射。
“爆豪?你要在这里住一晚吗?”治疗女郎敲敲保健室的门。“如果住的话就在旁边那个床上将就一晚吧,我就先回去了。”
爆豪点点头看着治疗女郎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绿谷的小拇指轻微动了一下,只注意到治疗女郎的爆豪没有看见。
死柄木弔:啥玩意儿?喃几个是咋样让绿谷出久跑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