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恋爱先生 1461(16)

【胜出】恋爱先生 1461(16)
*一如既往的沙雕恋爱文
*被老妈催婚的咔X中了个性的久
*试图写一个短篇
*OOC
*我很羞耻//////
*每晚八点黄金档更新

再忙碌的英雄也是需要恋爱的

(1)(2)(3)(4)(5)(6)(7)(8)(9)(10)(11)(12)(13)(14)(15)(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谁也没想到本来一切生命迹象都很平稳的绿谷会在这一天心脏骤停。
这一天,是爆豪胜己单身的第1441天,也是绿谷出久恢复英雄活动的第5天,绿谷昏迷的第3天。
停了足足能有八分钟。
丽日的眼泪跟水似的涌了出来不断地去拍那个紧急按钮,轰去上班了,只剩下她了,她只能无助地按那个按钮。
医生在过了至少一分钟才慢悠悠地走到病房里来,这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医生随意地拿起心肺复苏器,一边缓慢地放上绿谷的胸前一边在给后面的实习生讲解。
丽日她有点绝望了,这是NO.1英雄人偶啊,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他。但她不能说,谁知道这个医生会对绿谷做些什么。
他非常随意地象征性地按压几下就换上了后面一直在不停记录,手都在都的一个实习生。
丽日的手也跟着颤抖,她害怕,害怕这个新人又会对绿谷做些什么。
几个人轮番按了几下就都散开回去了,绿谷的症状也并没有得到好转。
意外的,过了三分钟左右绿谷心脏开始跳动,呼吸也恢复正常,这才让一直担心不已的丽日松了一口气。
下午的时候轰来了,丽日和他说了这件事,轰四周的温度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到了半夜的时候轰告诉丽日,那个医生已经被开除了。
爆豪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爆豪清清楚楚地听见丽日说那个医生对绿谷的种种,他握紧了手里的保温桶。他走楼梯上了顶楼的院长办公室,炸了一张桌子之后院长缩在墙角答应了开除那个医生。
他坐电梯下来的,目的是为了避开同样喜欢走楼梯的轰。
丽日看到他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沉默地接过来他手中的保温桶,里面装的是白粥。
“你做的?”丽日很不相信这样一个男人会熬几个小时的粥。“不是。”爆豪也很痛快的否认了,在离自己最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粥还是热的,丽日倒了一点粥出来放在碗里凉着,在爆豪对面坐下来。两个人就一句话不说僵持着。
轰过了一会也上来了,他手里还提着一袋饭盒。他没有想到爆豪回来就没有买他的那份,他把丽日喜欢的寿司递给了她,又从袋子里拿出了自己喜爱的荞麦面,他坐在旁边的床嗦着。
爆豪也看出来了没有自己的份,识相地下楼去给自己买了一份盒饭,毕竟只是事务所到这里都是半个小时,他又哪有时间吃饭。
再上来的时候他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丽日端着粥一口一口地喂着绿谷,轰倒了一些热水在水杯里准备一会凉一点再拿给绿谷喝。而他,爆豪胜己,站在他们面前显得格格不入。
到了半夜丽日该走的时候,那盒粥也没有喂完,就那么被随意地盖上盖子放在那里。
那粥是他拜托池下熬的,本来池下不太愿意,当她听说是给绿谷的时候非常激动,用了一天的空余时间去精心熬了一碗适合病号喝的白粥。她在递给爆豪保温桶的时候还兴高采烈地情爆豪替自己向人偶问好。
她就和所有追星的小女生一样,对能为自己偶像做一些事都非常兴奋。
爆豪和轰两个人面面相觑,昨天轰和丽日都挑明了,那他们两个人应该是情敌...不,是三角关系,而爆豪就是那个站在顶端的男人。
轰不理爆豪,爆豪也不去搭理他。
他突然看到了床位上挂的病例单。
姓名,绿谷出久,性别,男,年龄,23……初步诊断……医师建议……
他不太懂医,他只会做简单的包扎,他也看不太懂这上面到底写得都是些什么,他只能看出来很严重。
他不知道被什么绊倒,全身突然向后仰倒在地上。轰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可能是早上没吃早饭,中午也没吃午饭的原因有点低血糖。他这么想着,扶着手边的一个椅子慢慢地从地上起来。
他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叫他“小胜”,那个声音熟悉的不行,可是声音的主人还在昏迷状态中不可能叫他。
这两天的一切都令爆豪毛骨悚然。
轰削了个苹果,切成了几块分成两盘递给爆豪一盘。他看爆豪没反应就放在了他手边的桌子上。
过了半个小时,住在这一片区域的上鸣和耳郎来了,他们是来探望绿谷的。虽然猜到轰在这里,但是真的没有想到爆豪也在,把这对即将新婚的夫妇吓了一跳。
“恭喜”轰冲他们点点头。爆豪瞥了爆豪一眼也说了声恭喜。
他们带来了不少喜糖,是给绿谷冲喜的。虽然他们也知道这是封建迷信,但是,这也是个盼头。
轰少见地拿出一块糖,剥开糖纸,把糖放在嘴里。他也不说话,只是一直用个性温暖着绿谷。
上鸣有一句没一句地和爆豪问着绿谷的事,最后还向爆豪、轰和绿谷发出了结婚请柬。日子是这个月的十八号。
爆豪是跟着上鸣耳郎一起走的,只留下轰一人照顾绿谷。他们三人走的时候轰叹了口气。
绿谷的手更加冰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