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恋爱先生 1461(17)

【胜出】恋爱先生 1461(17)
*一如既往的沙雕恋爱文
*被老妈催婚的咔X中了个性的久
*试图写一个短篇
*OOC
*每晚八点黄金档更新

再忙碌的英雄也是需要恋爱的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如果昨天绿谷心脏骤停是意外的话,那今天绿谷的手指动了一下应该算是个好消息。
是丽日把昨天爆豪带来的粥热了热喂给绿谷的时候发现的,绿谷右手的小指和无名指在微微颤动。
今天是爆豪胜己单身的第1442天,也是绿谷出久恢复英雄活动的第6天,昏迷的第4天。
新上任的主治医师推推眼镜说真是个奇迹,说不定绿谷再过段时间就能醒过来了。丽日听后很欣慰,毕竟能醒过来就好。
“丽日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看。”耳郎向事务所请了一天的假来陪丽日。“你看你的黑眼圈已经很严重了,快去睡一会。”耳郎把丽日推到旁边的床上坐下,自己坐到了椅子上。
“你可千万别病倒了,还要参加我和上鸣的婚礼呢。”耳郎笑笑说,把毛巾放到绿谷的额头上。
“是啊,还要参加你的婚礼呢,真想看看你的婚纱是什么样子的。”丽日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回答她。“是朋克系的吗?哈哈哈。”
耳郎显然是没有想到丽日居然上一秒还在回复自己下一秒就睡着了。肯定是太累了。耳郎想着。
“耳郎?”耳郎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相泽消太。“老师请您小声一点,丽日正在补觉。”耳郎竖起食指放在嘴上让相泽老师小声一些。
“您怎么来了?要不要喝茶?”耳郎拿起杯子在里面倒了一些茶推给相泽。“谢谢,我是来看绿谷的,新闻上说受了伤暂时修养一段时间,我觉得不对就来看看。现役NO.1一受伤光东京的犯罪率就上升了六个百分点。”相泽叹了一口气。
“医生怎么说?”“绿谷最近的情况有所好转,今天手指还动了一下,医生说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能醒过来了。”耳郎从床位取下病历给相泽看。
“嗯,确实是个好消息。”相泽点点头。“其实我来还有另一件事。”相泽连带着病历把相片也一块递了过去。
“在绿谷他们战斗的工厂,在地下,我们找到了一个特大型的实验室,大概有三百平方米,我们在里面找到了饭田。”
耳郎接过照片的时候手是颤抖的,饭田的突然失踪她也是知道的,当然他们A班的几个女生还都安慰她了。那张脸肯定是饭田没错,照片里的饭田闭着眼睛,神态就像睡着了一样,但在他的外面有一个厚厚的玻璃棺。
“这是昨天的事,现在饭田已经送到了医院,就是这家,在七楼,具体的你可以问问前台。就这样,我走了。”相泽站起来就走了,甚至那杯茶都没有喝一口。
她敢肯定,这一定是饭田。她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状态的丽日,决定为了不让她失望自己先下去看看。
在她出门的那一刻,也就没有看见绿谷的左手握成了拳。
耳郎坐着电梯从十四楼下到了七楼,在问过前台护士后她一直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病房的玻璃是磨砂玻璃,她看不清屋子里面的情况,只好试探地敲敲门。
“您好?”眼睛还有些红肿的妇人为她开了门。“您好...我是顺风耳英雄耳郎响香,我是...A班的同学,请问这里是饭田的病房吗?”在斟酌用词后她小心地说出来观察妇人的脸色。
“是来看望天哉的啊...太感谢你了,快进来吧。”妇人打开了门让耳郎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饭田平静地躺在病床上,旁边的桌子上放了不少的水果,病人家属似乎只有妇人一个人。
饭田的外观比起绿谷算是好些的,至少他没有浑身缠满绷带,但是他也是处于昏迷状,状况其实也不比绿谷好多少。
“天哉这孩子昨天送到医院的,我听到电话都高兴地哭了出来,他哥哥也很高兴...没想到却是这个样子...医生说醒来的几率很大但是也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妇人手里拿着纸巾时不时擦一下眼角的眼泪。耳郎认真的听完了妇人叙述的一切,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告别妇人的时候已经是半晚了,这个时候轰应该已经到了,耳郎赶忙去按电梯上楼。到了十四楼出来的时候耳郎就撞上了爆豪,爆豪的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桶。耳郎向后看了看没有看见轰。
丽日已经醒了,在喂绿谷喝水。看见爆豪一点好脸色都没给他看。
“喂,大饼脸。”爆豪放在了桌上打开了盖子。里面装的是一大桶的炒饭,上面的隔层还有几道小菜,爆豪又在肩上背的帆布包里拿出了几罐蜂蜜放进了抽屉里。
“炒饭是给你们的,蜂蜜是给绿谷的。”爆豪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嫌弃。“你做的?”耳郎问他。“不是。”
爆豪说谎了,这饭确实是他做的。他想起了之前绿谷给自己做的饭,他养活了自己几天自己做饭的手艺都生疏了,今天做做饭练练手,丽日他们几个不过都是小白鼠。
他做得最好的饭是要给绿谷吃的,他还没有吃过他做的饭。
轰进来了,他的发梢还滴着汗,明显是刚跑过来的。“抱歉,今天我没有买到饭。”“啊啊,爆豪带来饭过来。”耳郎只给轰看那个保温桶。轰淡淡地看着爆豪,爆豪一脸满不在意的样子也分出一碗递给他。
四个人沉默地吃着饭,爆豪和轰分别坐在两个床上,耳郎坐在椅子上,丽日坐在绿谷的床边。
“耳郎!小久的手!”丽日发现了那个握紧了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