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大三学长的棉被你也敢偷

【胜出】大三学长的棉被你也敢偷

*大三法学系咔X大一新生文学系久久
*毫无逻辑,是厕所读物,千万别认真看
*大概是胜出是怎么认识的想的时候很沙雕但写出来很难看的七夕贺文
*OOC
*全文3.5K
*小姐姐们晚安啦_(:з」∠)_

今天爆豪胜己很不高兴,因为他的棉被被偷了。
昨天还晒在阳台上,今天早上一看就没有了。
室友上鸣打趣还他说有哪个暗恋他的小姑娘给他拿走了。然后被爆豪踹了一脚。
因为,这里可是男生宿舍啊。距离女生宿舍有八百米远。
没有办法上鸣只好拉上另一个室友切岛去学校门口的复印店里去复印了几十份“寻被启示”,内容是爆豪写的。
啧啧啧啧,真够狠的啊。上鸣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大三学长的棉被你也敢偷……男偷不能勃///////起,女偷每天胖一斤,男女团伙作案逢//啪//必//中……限周六下午三点前送回……”切岛看着念了出来,上鸣白了他一眼叫他别说了。
他们两个今天下午没课所以才被爆豪打发着在学校里四处张贴小广告...是寻被启示。
“对不起对不起。”上鸣一边黑着脸一边在操场的围栏网上贴上启示。贴完之后低下头发现还有三十几张,不禁叹了一口气。
里里外外经过不少从大一到大三的性感御姐和纯情学妹们好奇地看着他,他感到很羞耻,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十几米外的切岛倒是不介意这些,穿着篮球服大大咧咧地就在那大干特干。还有大三的御姐时不时地上去询问这个充满热情的小哥的电话号码。反观自己这边的战况……哎,不尽人意。他又叹了口气。
迫于爆豪的淫威他也只好把这些都贴完,谁让这是爆豪出的钱,他还说给他俩点小费。
终于,晚上六点的时候这摞单子都贴完了,他和切岛勾着肩搭着背给爬回宿舍的。爆豪早就回来了,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有点湿,正坐在电脑前打着字。看见他们回来站起来从手边的包里抽出一千六百日元放在桌上。
上鸣翻了个大白眼,自己在外面贴了两个小时就给八百日元。爆豪似乎看出来了什么“不想要就给我。”“等等等等!当然要!”
绿谷出久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好他带了手电筒。和他一起找的还有经济学的轰和医学系的丽日还有历史学的饭田,他们几人是在入学报道的时候认识的。
路过女生宿舍的时候丽日就先道别上楼了,然后剩下的三个男生一路上就谁也不说话。快到门口的时候饭田突然说自己想和丽日表白想请他们两个帮一下忙。轰还是一脸茫然,绿谷反倒很高兴,还问他了日子,是这周六,今天是周三。
对自己最好的女性朋友未来的美好恋爱认真对待的绿谷没注意到他思考时撞上了一个男人。撞人家胸口上了,绿谷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学长。
“啊啊那个不好意思...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给您道歉!”在感受到了学长杀人的目光之后绿谷自觉主动地后退一步并鞠躬赔礼。
“妈的...”那人抓抓自己的榴莲头骂了一句就走了。绿谷看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后才松了一口气。
“绿谷没事吧。”轰问他。绿谷摇摇头,转过头继续上楼。饭田的宿舍在二楼刚刚已经走了,他和轰是一个宿舍的,在三楼。
一打开宿舍楼眼尖的绿谷就发现了阳台上有一个不属于自己宿舍的一个的被子,被子歪歪扭扭地挂在架子上,很明显这是被今天的风刮下来。
轰和绿谷面面相觑,绿谷去把被子收了进来叠好放在了柜子上,打算明天找一下失主。
“绿谷,峰田和常暗今天晚上不回来了。”轰在给他们打了个电话后告诉绿谷。“啊,好的。”在这个四人宿舍里,常暗早早地找到了女朋友,时不时地出去约会不回宿舍,峰田也是天天都出去寻找女伴,所以他们两个常常“独守空房”。
“爆豪你终于回来了!”上鸣戴着耳机招呼着他打游戏。“快点快点!要开始了!”爆豪被这几个人推下去买饮料本来就很不爽了,路上还被个小个子撞到了又被上鸣指手画脚的,所以他的那罐可乐是直接扔到他脸上的。
“怎么了?生那么大的气?”刚回宿舍摘下口罩的吕濑问爆豪。“没什么。”爆豪说。“开始了开始了!”随着没心没肺的直男切岛大喊一声宿舍四人又都进入了战斗状态。
今天晚上的这一觉绿谷睡得很不安稳,那个今天被他撞到的学长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好人,他还怕这才开学半年就被找麻烦。
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人的恶人相学长此时正在收宿舍那三人打扑克输掉的钱。上鸣哀叹一声,今天忙活了半天的八百日元又搭了进去。
第二天绿谷起来和轰晨练的时候看见了被贴在围栏网最显眼位置的“寻被启示”,绿谷看得满脸黑线。
太毒了吧,再说我也没偷。绿谷默默地想着。
在上完上午的课之后绿谷回到了宿舍抱起了那个金贵的被子。按照启示上写的,失主的寝室在五楼自己头顶上的这一间。
这个时间还在宿舍走廊里的人少而且都在忙着作业没有人注意他这个抱着大被子的怪人。想到这点绿谷松了一口气。
到了。他看着门上挂着的房间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敲了门。
二十秒过去了,里面没有一点声音。是里面没有人吗?绿谷想着。
于是他又敲了两下门,在第三下的时候门开了,他的拳头落在了眼前人人胸肌上。
……绿谷沉默了,低着头不敢看他,那人也沉默了。
“喂,小矮子。”绿谷听着声音觉得耳熟,一抬起头就看见了昨天晚上撞到的那个恶人相学长。绿谷被吓得说不出话。
“你偷我棉被啊?!大冬天的要不是老子还有一条非得冻死。”爆豪摆出凶狠的样子说,同时还不忘接过绿谷手里的棉被扔在最靠门的床上。
“那个我我我,真的不是我偷的!是被风刮到我们宿舍的阳台架子上的!”绿谷一紧张就容易结巴,他这一结巴让爆豪更难相信了。
“你叫什么?”绿谷听到这话以为是黑社会头子以后要来打他,他拼命的摇头什么都不说,就差哭出来了。
“喂。”爆豪扣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停止转动。“老子是爆豪胜己。”“我我我我叫绿谷出久。”绿谷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回答他。“太长了,以后就叫你废久了。”爆豪随便一句就给他取了个外号。“明明也不长...”“你说什么?!”“没,没!”
绿谷回到宿舍的时候在校园论坛上查了查爆豪胜己这个人。搜索关键字“爆豪胜己”竟然出现了五千多条帖子,当然大多数的还是说爆豪的颜的以及讨论爆豪女朋友的。绿谷继续往下翻了翻还发现爆豪是大三法学系第一人,因为他什么都是第一名,所以干脆吃饱了撑的学长学姐们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
不知道是谁说的,人会本能地对智商高于自己很多的另一个人所吸引。绿谷在得知爆豪的外号之后意外的对这个恶人相的学长产生了兴趣。
周五晚上的时候绿谷宿舍的门被敲开了,来的人的爆豪胜己。他来问绿谷要不要去他们宿舍喝茶。绿谷看了轰一眼答应了下来。
上次绿谷还没有好好看过爆豪的宿舍,因为学校允许让学生重新装修(自己付钱的那种)所以每间宿舍都会有不一样的特点。绿谷一进屋就被爆豪放在桌上的欧尔麦特照片给吸引了。“小胜原来你也喜欢欧尔麦特老师啊!”他兴奋地叫出了声,也没大没小的城爆豪为“小胜”。爆豪倒是没多注意。
爆豪心说不好,他忘记放回柜子里了。那是他用来激励自己用的。
欧尔麦特是他们这所大学的校长,他的人气非常高,当初担任老师的时候就很受欢迎了,尤其是现在又当上了校长。不少学生就因为想上他的课挤破头进这所大学。绿谷就是其中的一员。
爆豪的这间宿舍的墙壁都刷成了海蓝色,窗帘也都换成了印满星星的科幻系窗帘(后来绿谷知道了那是上鸣强烈要求要换上的),地上还有两个足球,他们滑到了绿谷的脚边,绿谷认真地堆在了门后。
“你是绿谷吧!我听爆豪经常提起你,喝可乐还是茶?”黄色头发上面还染着一道闪电图案的上鸣一手拿着罐装可怜另一只手指着桌上的茶问他。“啊啊,那个...茶吧。”
绿谷根本插不进他们的话,他们不是在聊毕业设计和作业就是说游戏打牌,而这些都不是绿谷擅长的。
上鸣捅捅坐在自己旁边的爆豪,打了个自以为对方可以看懂的眼色给他,爆豪翻了个白眼,显然他没有看懂这个白痴眨巴眨巴眼想说什么。
“快去...快去啊...啊那个切岛我出对三!”上鸣已经极力暗示爆豪了。
“咳咳,那个,废久你跟我出来一下。”爆豪叫了声呆呆坐在他的床上的绿谷。
两个人就这么一人倚着一面谁也不说话。“咱们先交往一段时间试试。”爆豪先打了一发直球。“你只需要回答‘行’或者是被我打到说行,选一个。”
迫于爆豪的淫威,绿谷又害怕什么黑社会的只好先答应下来。
到了周六他帮助饭田把丽日叫到学校后面的花园里,轰帮助饭田整理了形象。果然,告白成功。然后晚上就是约会时间不会回来了。
在被恶人相学长小胜威胁成为恋人半年后的绿谷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爆豪很舍得给他花钱,还经常会陪他逛一些他自己嘴里说的“浪费时间”是游乐场。还有句话怎么说的? 当 A 完全迷恋 B 的时候, B 必定无可避免地也爱上了 A。
到了绿谷毕业结婚的之后绿谷还不断地回想当初恋爱的时候爆豪把他宠成宝,捧在手心怕掉,含在嘴里怕化的样子。
不过他也觉得身边越来越多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室友常暗让他上校园网上看一下,他打开了置顶的精品贴,楼主是一个匿名但肯定不是爆豪的人,他发了一个截图,截图上写着“老子爆豪胜己男朋友是大一的绿谷出久,别再纠缠我了”
下面评论区的妹子们纷纷绝望,但很快在评论区又出现了新的一个组织——
“胜出女孩组织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