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恋爱先生 1461(21)

【胜出】恋爱先生 1461(21)
*一如既往的沙雕恋爱文
*被老妈催婚的咔X中了个性的久
*试图写一个短篇
*OOC
*风里雨里,沙雕诺诺八点黄金档等你
*我做到了,三个周了😭!
*依旧是厕所读物,请千万不要认真看(´;ω;`)
*自己在写什么都是一脸懵(´・ω・`)
*因为沉迷于wyyyy所以又晚了😭

再忙碌的英雄也是需要恋爱的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2)(23)(24)(25)(26)(27)(28)(29)(30)

———————————————
爆豪胜己单身的第1445天,绿谷出久醒来的第3天。
绿谷一睁眼就看见爆豪在看自己,绿谷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走了,今天那个阴阳脸看着你。”爆豪给他倒了一杯水。“我警告你,离那个阴阳脸远点。”绿谷听到他这话没忍住咽了口口水。
英雄爆殺卿是很忙的,昨天请的一天假还是从年假里扣到,想到这里绿谷还是忍不住小小地高兴一下。
“绿谷。”轰的手里拿着果篮,显然是刚才路过医院下面的水果店买的。绿谷看得有点喘不过来气,为什么你们每个人过来都带水果,桌子上已经放满了水果篮,看数量没有半个月是吃不完的。
“绿谷你的表情很丑哦。”轰看着绿谷一副想哭但又拼命忍住咬紧下嘴唇的样子忍俊不禁。“轰君不要笑啦!”
“这些水果肯定是吃不完的,轰君你们也不帮我吃一点,害得我每天都要自己一个人吃掉好多,肚子都撑起来了。”绿谷扒荔枝的果肉到一个小盒子里,等到扒满整整一盒的时候举到轰人嘴边让他也吃,轰看了他一眼顺从地张开了嘴,绿谷高兴地把荔枝放进他的嘴里。
“要喝蜂蜜吗?我记得爆豪之前有拿来了几罐。”吃完荔枝之后轰想起了什么拉开抽屉翻出了那三罐蜂蜜。蜂蜜已经被拆封过了,轰也知道爆豪已经给绿谷喝过了。
“好呀。”绿谷倒是没有多想,笑着答应了。
轰找来了一个不大的碗扶着瓶子把蜂蜜倒了碗的一半推给趴在小桌板的绿谷。
绿谷端起碗喝了一口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轰。“轰君...太甜啦...小胜到给我喝的时候都会再兑上一些温水的...”绿谷说话的时候越来越小,后来看太尴尬就抿上了嘴。
轰给绿谷地了一张餐巾纸让他擦一下嘴边残留的蜂蜜,绿谷接了过去。轰转身拿起水瓶在碗里兑上一些水。这次绿谷喝的时候没有说什么。
“要睡一会吗?”轰问他。绿谷看着窗外的樱花不说话。“轰君,樱花看了呢。”他指了指窗外那棵显眼的樱花树。樱花很漂亮,轰却有种点说不出的不舒服。
“轰君我想活动一下腿部,我的腿现在有一点的知觉了。”绿谷又用那双充满了灵魂的眼睛看着轰,他知道,轰拒绝不了他。
轰愣了一下,小心地伸出胳膊让他扶住自己在床边慢慢地活动。不出意外的,绿谷险些摔得,如果不是轰及时向后仰让绿谷倒在他身上的话。绿谷很抱歉地向他眨眨眼请求他的原谅。
这并不能让绿谷停止复健,他拒绝了轰提出的要扶住自己,一个人扶着床边的围栏一步一步晃晃悠悠地朝窗边走去。
绿谷看向樱花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就好像看见什么稀奇的东西,但那只是在日本基本上随处可见的樱花。
“轰君你知道吗?我在昏迷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一点点的知觉的,是快要醒的那一两天里。当时我还以为我可能醒不过来了。”说到这里一向是乐天派的绿谷叹了口气。“呼,还好活下来了。不能睁开眼睛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说到这里趴在窗沿上的绿谷转过头看轰。“这段时间真是太感谢轰君了。”
轰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绿谷他们把他的秘密捅给爆豪的事。不过那真的不算秘密了,只要不傻,所有人都能看出来。
绿谷听到的时候整个人都石化掉了。轰叫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脸红着小声地碎碎念,至于内容,声音太小轰听不到。
“睡一会吧?”轰已经拿好了小毯子等着他躺在床上之后盖上去,似乎他已经把绿谷当成幼稚园的小朋友了。“好的。”绿谷乖巧地闭上眼睛。“轰老师,没有睡前故事吗?”又过了一会他睁开一只眼睛询问着轰。
轰显然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一茬,他清清嗓开始说:从前有一个英雄,他的英雄名叫人偶。“轰老师为什么这个英雄和我的英雄名是一样的呢?”绿谷眨巴眨巴眼睛。轰没理他,摸摸他的头发继续讲。人偶是个很强大的英雄,是英雄排行榜上的NO.1,也是个非常善良的人……
要求轰讲故事本来也只是逗逗他,没想到他还真的讲了。绿谷闭上眼睛的时候想着。听着故事里的“人偶”的各种冒险睡着了。轰看他睡着了给他掖好被子,小心地走出病房。
病房外面站着爆豪。
“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工作吗?”轰先发制人问他。“嘁,吕濑把我推过来的,事务所里的事他帮我照看一下。”爆豪看轰的眼神充满了敌意。“你想说什么?绿谷他刚睡着,我们换个地方说。”轰说。
爆豪坐在台阶上,轰倚在楼梯扶手上。“你说废久喜欢我是吧。”明知故问。轰心说。“你也喜欢废久对吧。”“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我现在也喜欢废久,他肯定也是我的,你离他远一点,听到没有?”说到这里即使轰再怎么天然也他明白了,他这是在挑衅对手。
“我说,我喜欢废久,你听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