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恋爱先生 1461(25)

【胜出】恋爱先生 1461(25)
*一如既往的沙雕恋爱文
*被老妈催婚的咔X中了个性的久
*试图写一个短篇
*OOC
*葬爱家族大司马诺诺八点黄金档等你【dige.】
*您的好友【只会瞎编的沙雕诺】已上线

再忙碌的英雄也是需要恋爱的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6)(27)(28)(29)(30)

点我点我点我
———————————————
爆豪现在十分冷静,他首先就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是个神经病。
在医院附近的职业英雄每隔一小时会巡逻一次,现在大概十点四十分,离下一次巡逻还有二十分钟,也就是说如果爆豪能撑过这二十分钟就可以等到救援。如果有什么可以让门外的那群人清醒说不定轻灵也可以帮上忙。
女人不紧不慢地等着他的回复。“爆豪先生是怎么想的呢?能多一种个性难道不好吗?”见爆豪一直没有说话她问道。
“谁他妈想要别人的个性。”“诶,可是你就真的不羡慕绿谷先生那种增强型个性吗?如果拥有了的话英雄排行榜的top1就肯定是你的咯。”女人的话听起来很不中听,听上去就像是个拿糖果诱拐小孩的诱拐犯。
“那你可能就不清楚我和现在的NO.1是什么关系了,你心里打的算盘别以为我不知道。”爆豪冷笑一声。“废什么话,快打一场老子好把你送进监狱里,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
“呐...难道不是仇人吗?新闻上都是怎么说的。看来爆豪先生还不太了解我的个性呢,我的个性基本上都是被动个性没有太大攻击性的。不过我和你打起来也是绰绰有余,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自觉一点和我回去不要受伤的那种,我也不想伤人。我们上面的人想见你。”女人顿了顿。“还有绿谷先生。如果你能答应的话在我们走出十公里以后控制的个性我就可以解除。”
“你凭什么觉得我能跟你回去。”“凭这个。”对面空荡荡的地方突然多出了一把手/枪,女人还时不时在手中转几圈。看来这个隐身的个性是可以根据女人的意愿隐藏或者显露出来的。“虽然没有了消除个性,但是我的控制也一样能做到。”她用枪口直指他身后的木门。这时候距离下一次巡逻还有十分钟左右。
爆豪心里很清楚,她这一枪下去就是一条人命。她还控制着三个职业英雄,真是不想答应也得答应了。
女人对他的表现很开心,拉开窗户制作了一条云梯。“来,走这,车子已经等你很久了。”爆豪心说原来这个女人的第四个个性是和八百万一样的“创造”。
车子是不显眼的普通车型,女人拉开车门让他进去,绿谷丽日还有饭田都倒在了里面。
“告诉你,你别试图弄醒他们,他们现在是缺氧状态,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想你是知道后果的。”女人坐上了驾驶座准备开车,发动车子之前还不忘再“提醒”他一下。这让爆豪想起了多年前他们在雄英里做过的人质训练,在这个时候他身为职业英雄不能轻举妄动。
“十公里到了。”爆豪看着周边的树木越来越密集意识到车辆是往郊区开的,估算着到了十公里他皱着眉头提醒了女人。虽然他们被带来这里,不过万幸的是时间差不多了,巡逻的人也该发现医院的异常了。
“不用你的提醒。”女人似乎觉得自己开车人技术很好,腾出一只手从车子的小盒子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把手边被夹住的纸张烧掉。爆豪用他5.0的视力捕捉到了纸上的几个字,上面有医院,剩下的就看不清了。她并没有要掩饰的样子,这也让爆豪大概清楚了关于这个女人的“控制”个性。是用笔写下来要操控的人或者是物吗?还可以很多人一起操控。爆豪在心里不断地问着自己,他也不断地做着各种推理。
“别想那么多,到了地方你就什么都知道了。”女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声线变得低了很多,没有像之前那么的难以入耳。
爆豪沉默不语,他要暂时保存体力以备不时之需。只是其他三个人到现在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车子一直开到一栋破旧的公寓前,这所公寓的门窗都已经破损了,看着还阴森森的带着恐怖的气氛。
“出来吧。”女人又贴心地拉开车门让他下来,即使她的声音再怎么温柔爆豪感觉出来的也只有凉意。“都在等你们呢。”
都?这又让爆豪起了疑心。再转过身女人制作出了两个可推的病床把绿谷和饭田放在了上面。一双手靠在爆豪的背上把他推进那个像极了鬼屋的破公寓里。
突然的黑暗让爆豪有点看不清东西,在几秒之后视觉恢复了正常。他现在站在通往里面的走廊的最中央。女人催促的声音也不断地从他身后传来,还时不时地抱怨他们几个人好重要爆豪来帮忙。
神经病。爆豪低骂一声。女人很显然听到了还开心地哼了句小曲,那是一首九十年代的甜美童谣,此时却让人毛骨悚然。
“走到走廊的尽头左转,先生在里面等着你,我一会过去,我劝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爆豪不知道她嘴里的“先生”是谁,之好将信将疑、走一步回过头望一步。
那间屋子里点了蜡烛,整个气氛就像有丧尸,或者什么断了一条腿的人要随时爬出来一样。
他看到最里面有一张大桌子,还有一把椅子,一个男人背对着他。爆豪平生最讨厌这样的人,他刚想问他到底什么目的,男人抢在他之前说了话。
“你好,爆豪先生。”
爆豪僵住了,这个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但是他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