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恋爱先生 1461(27)

【胜出】恋爱先生 1461(27)
*一如既往的沙雕恋爱文
*被老妈催婚的咔X中了个性的久
*试图写一个短篇
*OOC
*剧情向无法控制的局面发展了....
*风里雨里,沙雕诺诺……哎...

再忙碌的英雄也是需要恋爱的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8)(29)(30)

———————————————
绿谷出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一个眼熟的女人正在看着他。恍惚一段时间后他想起了眼前人的名字。“你是现见小姐!”“嘘!”现见凯米伸出食指压在自己的嘴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
他点点头,然后发现了身边躺着的丽日和饭田,他们的表情都很痛苦。
“绿谷你现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千万不要乱动。”现见说。“你也知道我是专门做卧底的,这次的目标是一个进行人体极限个性实验的政员,哦,就是你们上次去工厂追捕的那个,那是他们来诱导你们进入这个局的一个陷阱。”现见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瓶水凑到绿谷的嘴边,让他喝下。
“他们把爆豪带走了,如果一会爆豪不同意他们的计划的话,就会被……”现见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接下去就是你,丽日,还有爆豪。他认为他的条件和代价足够丰富,你们之中肯定会有一个人同意。”
“他...是谁?”绿谷出声问她。“他姓唐泽。”一股寒意从后背升到后脑勺,在他刚成为职英的时候被那年事务所退役的前辈提醒过唐泽不是什么善茬。前辈没有说,绿谷也就没有多问。在电视上总能看到唐泽款款而谈不像什么恶人,所以绿谷也就没有多留心,不过很久绿谷听说那个前辈是被迫退役的。
“缺氧这个个性其实是有时间限制的,不过这段时间里看上去会很严重而且会感到痛苦而已,一般来说不会致死,那个女人都在唬你们呢。一会会有人过来叫我,他们两个人如果醒过来千万叫他们装昏迷不要让他们发现。”
现见说完没几分钟有人来叫她,是个围着围巾的女孩,看上去还是个高中生。她没有叫现见,而是叫她另一个名字,现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性感的女人和她走了。
绿谷不习惯戴手表这一类的东西,他估算着时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丽日清醒了过来。她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绿谷粗略地和她讲了一下,她满脸的不可思议。丽日以前在酒会上见过唐泽,她回忆当时唐泽非常绅士完全不像是做这种事情的人。
唐泽走在爆豪的前面给他介绍着这个地下实验室,爆豪的速度越来越慢。他想起来了之前的失踪案,如果没有猜错也和唐泽有关。
唐泽在前面讲得兴奋却没有听到后面人的应和就回过头看他。爆豪正在看墙壁上的一幅画,这幅画是最后的晚餐。爆豪不仅觉得这有些讽刺。
熟悉的高跟鞋声从背后传来,爆豪很清楚,那个女人又来了。唐泽偏着头应该就是在听她讲话。
“听说小花猫醒了?”唐泽似笑非笑,爆豪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眼神明白了他说的“小花猫”是绿谷几个人。
轰和上鸣在附近搜寻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找到什么只好回到医院。医院的病人已经都回到了病房,只有少数的人还逗留在大厅里。
找到绿谷他们了吗?八百万问轰。轰摇摇头。“那要不要扩大范围?医院这边由我来引导不必担心。”耳郎说。
刚才没有扩大范围寻找就是担心会有敌人回来突袭,距离太远回来需要浪费不少时间,出于安全考虑他们没有走远。耳郎这么一说轰放下心来和上鸣交换了个眼神,他们去西北的郊区,八百万在城市里继续寻找。
“我听说你和人偶是仇人关系,那要不要去……”唐泽停了停。“杀了他你就是英雄榜的top1了。”爆豪在他的眼里看到了野心。
“你本来打算怎么处理那三个人?”爆豪问他。“本来想着你们几个人里会有人同意的,那其他三个人也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也就是死路一条,因为他们清醒过来就会知道我们的计划,所以只能杀了他们。”
“这是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可不能有人来打破。”“你就不怕榜上有名的几个英雄突然消失会带来多大的舆论?”“有趣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磨推鬼。那几个老头子讨厌什么都不能讨厌钱,什么事等风头过去也就过去了。”爆豪心说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留足证据交给警方,由政府出面处理,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那个戴着围巾女孩又回来了,她有一对红宝石一样美丽的眼睛,她蹲下来平视绿谷。“不用装了,我知道你和她醒了。”绿谷心下一惊,他想她说不定在诈自己,于是决定继续装下去。“我再说一遍,把眼睛睁开。我姓唐泽。”
从市区到郊区其实才只有十五分钟左右的路程,在偌大的一片树林里找一个人就像是大海捞针,很难,真的很难。
车子越开越深,直到开到了一处断崖上鸣才把车子停下来。
“我怎么记得这里面没有这样的断崖啊……”上鸣的声音有点颤抖。“没有鬼,不要自己吓唬自己。”轰说。“既然前面没有路那我们就下去看看,在周围走走吧,五分钟之后回来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