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恋爱先生 1461(29)

【胜出】恋爱先生 1461(29)
*一如既往的沙雕恋爱文
*被老妈催婚的咔X中了个性的久
*试图写一个短篇
*OOC
*风里雨里,沙雕诺诺八点黄金档等你【doge.】

再忙碌的英雄也是需要恋爱的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30)

———————————————

唐泽笑着拍了拍手,说让爆豪见笑了。

“快起来!”一回头他就变了一张脸,踢着桐子叫她起来。

隐身女人露出了红色的高跟鞋,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倚在墙上抽烟。爆豪还是无法动弹。“你别乱动,你就不怕缺氧死吗?那可是很痛苦的。”女人呼出一个烟圈说。“搞得你好像不知道一样。”爆豪很想说话可是却被女人控制得死死的。

唐泽身后的桐子缓慢地爬了起来,过肩的长发盖住了她的脸,爆豪看不清她现在的表情。

“有这么个没用的女儿真是让你见笑了。”唐泽走近爆豪,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是他的女儿?爆豪心里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可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隐身女人就是唐泽的妻子了。呵,一家三口,夫妻团伙作案还要拉上孩子,真是够恶心的。

“诶...不是...轰...这种郊区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啊...”后看到上鸣紧握方向盘的手在颤抖。轰已经上了车,手里拿着那条红色的围巾端详着。围巾的红色偏暗,边缘还绣了几朵可爱的小花,一下子就可以看出这是一条小女生戴的围巾。“她想给我们东西就一定不是普通的东西,这一定是线索。”轰很笃定地说。“说不定是住在郊区的小孩子在胡闹恶作剧呢...”上鸣讪讪笑着。“不可能,你自己刚才也说了郊区哪里来的孩子,还是一瞬间就消失了,况且离这里最近的住宅区要至少十几公里。这一定是个性,她要告诉我们什么。”轰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往回开,快!”

绿谷本身身体还没有恢复,虽说才走了几公里但他已经开始吃不消了。丽日看出了他的不适让他停下自己用个性让他漂浮。绿谷摇摇头,浮起一个人对丽日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很耗费体力,关键时刻她可能无法逃出去。

顺着轮胎印他们一直向南方走,开始一直不见那辆车。

就在绿谷第十三次叹息声后,视力极好的丽日远远地看见了模糊的车灯。“小久!”她喜出望外忙叫绿谷。“是轰和上鸣!”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听见丽日惊讶地喊到。

桐子慢慢向爆豪的反方向走去,女人还低骂了几句。

“不要为这些小事影响了心情。我们继续参观吧。”唐泽笑眯眯地表情实在是爆豪厌恶到极点。女人解除了个性爆豪才松下了一口气。终于能正常呼吸了。他想。

桐子此时已经走出了他的视线,唐泽顺着他的眼神也去看桐子。“你不要去管桐子,现在是叛逆期,很不听话的。”

唐泽走在他的前面,每路过一间实验室他都要介绍介绍,爆豪的身后跟的是隐身女人,她一直在抽烟。走到一堵墙的时候唐泽冲爆豪诡异地笑了一下,叫他回头看看。爆豪看他的表情觉得不对,谨慎地回过头。看到了披散着头发的桐子撩开头发,露出自己苍白的脸和牙齿。她的牙齿是尖的。刚才她没有说话爆豪也就没有注意到。

轰把绿谷抱进后面的座位上,让他和饭田坐在两边,丽日坐在中间方便照顾他们两个。

“丽日...你脖子上的围巾有点眼熟啊...”丽日坐上车的时候上鸣说。“轰,你说……”话还没说完轰就拿起了那条红色的围巾,和丽日脖子上的一模一样。“你过来发时候有没有碰上一个穿白衣服戴着红色围巾的女孩。”“啊,你们是说桐子吗?要不是她我们都逃不出来了,她现在在哪?”丽日取下了围巾递给轰。

“她刚才来过了,给了我们这个。”上鸣说,他开车不能分神就不再说话了。“她一个孩子,这么短的距离她不可能赶过来啊...”丽日越说越害怕。“你们的意思是……”“对,没错,应该是她的个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是【分化】。”

她的眼睛很漂亮,可是却没有聚焦。“爆豪先生。”女人说了句话才让他注意到了她。她穿得很普通,脸上也没有化妆,素面朝天。她把隐身解除了。“我女儿漂不漂亮?”她蹲下了抚摸着桐子的脸。爆豪心说没猜错。

“就是脾气太差,我这个后妈有点管不过来。”说着女人扇了桐子一巴掌。“不嫌弃的话给你做跟班?这个孩子以后想当英雄。”还真是八点档啊。爆豪想起来了他小的时候被光己逼着看的肥皂剧的剧情。

“她妈死得早,不然也轮不上沙耶加当她后妈,亏你也照顾她。”唐泽的语气很不好,应该是在骂女人和桐子,又好像是在和爆豪说话。沙耶加应该是在说这个隐身女人。

真是讽刺,现在唐泽一家应该算是敌人,敌人嘱咐英雄照顾他们的小孩并且让他成为英雄,可真是滑稽啊。爆豪皱着眉,沙耶加的指甲很尖,她顺着桐子的皮肤不断地划着,眼睛也时不时地看向爆豪。“我答应。”

“分化这个个性可了不得。”一直紧闭着双眼的饭田说。“那我们是去救爆豪还是回医院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