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关门弟子🍃

每次到考试前半个月就会化身成一点就着的小炮仗


乙女❌❌❌久妹❌❌❌


欢迎18号以前和我吵架🚬


娜娜老师的小舔狗,好想娜娜老师


吸久一时爽,一直吸久一直爽


矫情到家了


狗年是各位老师的小舔狗汪汪 学习吹彩虹屁中👌


心上人是点点💝

 

【胜出】起床气

静眠眠的胜出处女作(?你在说什么?)❤❤❤ 以后就要一起狼狈为奸了(bu)

深海静眠:

*我流胜出,ooc。
*给诺诺。 @檀悦🍊
*其实我不喜欢喝有加葱的粥(你不要说了有什么联系吗)


最近几天,绿谷出久总是莫名的做梦,被惊醒后理所当然的记不清梦里的一切。


  他翻开被子起身下床,动作尽可能的轻,不去吵醒床边的人。赤着脚踏上冷冰冰的地面,朝卫生间悄然走去。


  摸索着开了灯,突然的光亮让绿谷出久早已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一时半会儿睁不开。只是草草地用凉水洗了把脸,来驱散自己烦躁的心情。


  一阵冷风从半开的窗漏了进来,这样阴冷的天,风总是很冷,这让绿谷出久不自主打了个寒战,关了浴室的灯摸黑走回了房间。


  爆豪胜己还没醒,房间内静的只能听见他沉稳的呼吸。


  再醒来是被闹钟轻微的声响吵醒的,绿谷转头又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了。


  强忍着袭来的困意,他打了个慵懒的哈欠。习惯性的扭头去看枕边人,爆豪依然没醒,睡得很深,他总有赖床的习惯。平常除非他自己愿意起来,不然即使绿谷再怎么努力也是叫不醒的。


  深知这一点的绿谷出久也索性放弃了让这个家伙迅速起床的想法。翻开被子坐了起来,从床上起来后再细心的帮熟睡的爆豪胜己盖好被子。


  起床后绿谷把挂在衣架的外套扯了过来套在自己身上。即使是在屋内,温度也还是有些凉。
他穿着拖鞋走进卫生间,洗漱完毕后便去厨房开始着手做早餐。


  把葱迅速而娴熟的切成一段段葱花,就着刚滚起来起来的粥快速将其撒进去,有了葱花的提香,原本清淡的肉粥顿时芳香四溢。


  眼看那粥滚的差不多了,他伸手舀了一勺盐一边搅着粥一边慢慢撒下去。


  腰间突然被搂住,男人熟悉的气息拢了过来,绿谷不用回头都知道身后的人是谁。爆豪胜己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由于身高差距的缘故很容易便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把绿谷出久整个人都拢进怀里。


“小胜?”


没有回答。


“洗漱了吗?”他头也不回继续问。


“嗯…”回应他的也只是一声鼻音。


“先出去等一下吧,早餐要煮好了。”
 


  爆豪闻声,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深深嗅了一下,惹得怀里的人不明显的颤了一下。


  “废久,不要动…不然揍扁你。”


  听到这种类似威胁又好像是撒娇的语气,绿谷还是乖乖的任由爆豪胜己靠在自己的身上。


  最后在爆豪胜己本人也不知道迷迷糊糊睡了多久而被绿谷一个过肩摔摔醒感到莫名其妙于是吵了一架,接着两个人又毫无疑问的迟到了。